冷浸一天星

迷德哈and千all,此号仅用于看德哈and发千all文

看来我这个拉文克劳很复杂呀

【严肃讨论】请保护好自己,在人心难测的虚拟世界

摸摸摸:

云莳戚:



Laceration:







#本文拙劣,开放转载,转至其他平台注明作者和来源即可,承蒙诸位抬爱








最近发生的一些事情令我想起一件往事。
我有个朋友是大学老师兼辅导员,手上资源挺多,对学生还是有挺大帮助作用的。那一次,她手上有个很好的实习机会,刚好班上有两个人选都很合适。两个学生A和B实力相当,品行也好,她一时还拿不定主意。
直到她收到了一封匿名邮件——她的职位和工作用邮箱在校内网几乎是公开的,有心就能查到,举报了A在网上“发布和传播yinhui小说”。证据丰富,一气呵成,文章截图论坛ID扣扣号码聊天记录以及最关键性的证据,自拍——只有半个下巴和一部分上半身,但背后的寝室和体貌特征,熟悉的人一眼就能认出来
我听她转述这件事听得简直目瞪口呆……因为,告密者绝对不是B。AB性别不同,关系很淡,B对于A的爱好一无所知,根本没有途径取得这些“证据”。
朋友是个开明又好管闲事的人,她直接叫来A,跟他把事情挑明,问他知不知道自己得罪了谁。
精彩的是,A十分确信举报者不是自己的室友或者朋友。因为他所有的“痕迹”都在一台加密的上网本上,除了深夜里拿出来码字,其余时候都锁在衣柜深处,从未失窃。他写文用的扣扣和日常用的完全是两个,从未在同一客户端登陆,密码也千差万别……他确信,一开始举报他的人就不在他身边。不然,寄到办公室的就是别的东西了。他也认为,这件事可能和实习无关,因为他行事比较“独断专行”,在他的圈子里得罪了不少人。
只是A,他在网络世界里难免降低了一些警惕性。不止一个人知道他的学校,甚至有些人知道他的专业,因为“聊天很开心”。A认为自己最疏忽的几次是收下了“网友”赠送给他的礼物,他小心又谨慎,连电话都给的不是常用sim卡,只给了一个名字。那明明是个很常见的名字……不,恐怕还有其他原因,只是A没有告诉她,她也没有问。
那个神秘的告密者把碎片一块块拼凑在一起,拼出了一个目的地,把自己的恨意寄了过去。








故事的结局可以说是很梦幻的。因为我的朋友实在是个开明的老师,因为A在这次事件中显露出相当不错的文笔和临危不乱的气质,他得到了这次实习。毕业之后,他直接出国读研,前途一片顺利。
不梦幻的部分是,A家庭优渥,有的是路可以走,匿名信从一开始就威胁不到他。可以说,哪怕那封信被发送到学校每个领导的邮箱里,A也不会怕。这一点,恐怕躲在暗处想要算计他的人都不知道吧。








只是,A已经这么幸运,这么谨慎,他还是遭遇了可怖的恶意。可能是言语中结仇,可能是嫉妒,可能是任何一种原因,做这种事的人,一开始就打着要毁了他的主意。如果有更多机会,相信背后的人会做得更好。
我一边整理这件事,一边思考……我是想要警告大家多保护自己,不要暴露过多个人信息?还是对人多一分防备,切忌交浅言深?
是,也不是。
世上的恶意是毫无缘由,又异常丰沛的,大到你人生中重要的决定,小到一个在深夜里用于释放压力的小小兴趣,都可能碍了某些人的眼,挡了某些人的路,然后他们会寻找你的软肋,狠狠地一口咬上去。
大概我们多少都要带着某种觉悟,在现实中,在网路上生活,约束自己,保持安全距离,不去伤害别人,也不被别人伤害。
入世之人其实是不存在真正的自由的……或许,我只是想说这句话罢了。








在网上,不存在绝对的隐私和安全。账号可能被盗,密码可能被破解,更不用说社交平台这样的公共场合,自己的信息一定要好好保护,千万别随意托付给别人。
比如发布微博lof的时候,有的系统会默认带上地址,精确到街道,这个功能很可怕,关掉它。
比如进入一个新圈子,遇到聊得来的同好,很快便发展到交流生活的程度,在建立起足够了解之前,不要过多吐露自己的隐私,不要有金钱往来。
比如在现实中,喜欢同一部作品或是cp并不能帮助我们建立友谊,虚拟世界的荣誉并不能为我们添加光彩……甚至,可能为我们带来灾难。
有时候我们一厢情愿地认为,爱好相同的陌生人都是善良的人,但这并不是真相。现实中无处排解的感情和无法分享的快乐让我们在网络上不由自主地相互靠近,驱散孤独……这也可能只是一种错觉。
共同的爱好只能帮助我们相遇。信任,友情,进一步的交往,那都是后来的事情,需要慎重的对待。
伤害别人其实非常容易,但要保护好自己也并不难。希望你们都能平安顺利。








让我们回到A的故事吧。
我朋友曾经用漫不经心的态度问过A的室友——结局是,A那个熄灯后在床上打字的习惯,几乎再没有出现过。








#微博的D2O老师总结了几点防人肉措施,很有参考意义,我在征得了她的同意之后转载到这里:








【话说防人肉除了不要在网上主动透露自己个人信息外,还有以下几点务必做到
1:用假名和模糊的收货地址(比如寄到学校不要写院系,不要寄到单位,不要填家里精确的门牌号)来收网友寄给你的东西。
2:转账尽量用微博红包,微信红包,QQ红包,不要支付宝暴露实名。
3:不要在自拍和发布的照片里暴露自己的地址和家庭环境。
4:工作和娱乐用的账号分开。
5:能少发就别发定位。
世上好人是多,但一个坏人就足够让你万劫不复】





把手稿打到手机上真的好痛苦……

意外与意外

一发完结
千凯ABO预警

出乎意料之外,邬童的发/情/期就来了,汹涌澎湃的,杀他个措手不及。邬童拖着疲惫的身体,艰难地穿上属于自己的衣服。昨晚自己热情地向一个alpha求/欢的情景让邬童不知道要怎么面对正在洗澡的人,实在是令人太难堪了,毕竟是自己主动的……而且……居然连那个alpha的脸都记不清……

只是发生了这次意外,他算不算背叛了一直以来都暗恋着的尹柯?虽然那迟钝的beta不会知道这件事……他甚至都不知道他的兄弟一直暗搓搓地喜欢他……邬童仔细闻了一下自己的味道,虽然有那alpha的味道但不是很浓,应该只是暂时标记了。说实话这alpha的味道有点熟悉啊,让邬童莫名其妙的觉得安心,但邬童一时又想不起来在哪里闻到过。

还是赶紧溜吧……邬童穿好鞋子抓起书吧就往门口冲,快到门口的时候却来了个急刹车。万一……这个alpha不会来找他吧……毕竟发情的时候他在学校……不是邬童自恋,而是即使他对外宣称自己是beta,还是有很多alpha或者是omega来向他告白……万一他来找自己的时候被尹柯看见了,那他不就完了吗……No!绝对不能让这种事发生!写张纸条吧。邬童手忙脚乱地从书包里掏出一张纸和笔,手一抖笔就掉在了地上。就在邬童弯腰捡笔的时候,浴室里传出来地水声停了。woc!!!他要出来了!邬童快速地在纸上写上“就当什么都没有发生过”,字写的歪歪扭扭的也不管了,把纸扔在床上就开门跑了。砰的一声好像生怕浴室里的人不知道一样。

       尹柯是邬童的好朋友,同桌兼捕手。两人很有默契,在高一高二的时候总能带领一群“猪队友”赢得比赛,人称“黄金搭档”。虽然一开始两人互相看不顺眼,但是有着班小松这个活宝在,两人很快就变成了好朋友,“黄金搭档”变成了“黄金三角”。慢慢相处下来,邬童对尹柯生出了一种说不出口的情愫。在赛场上对他打手势的尹柯、在舞台上帅气撩人的尹柯、在生活中成熟稳重的尹柯……这样多面的尹柯让他沉沦。几乎在每晚的梦里,他都被尹柯这样那样的,醒来之后总是起了反应。最让邬童绝望的是,他居然因为那只是一个梦而觉得遗憾……第一次梦到这些让人难以启齿的事的时候,邬童就知道自己完了,喜欢了自己的兄弟就算了,居然还想当下面的那一个??!

        邬童和尹柯都是显性很晚的那一类人,就在邬童十八岁生日的一个星期前,邬童显性了。那天他醒来的时候就觉得身体的感觉怪怪的,他躺在床上,身体十分滚烫。不自觉地蹭着床单呻/吟的时候,他恍然大悟,妈的,他居然是omega……那天是邬童觉得最难熬的一天,他一直以为自己会是beta或者是alpha,所以根本不会在家里备抑制剂。没有抑制剂,他只能生生熬过去。他闭着眼睛,想着尹柯,他接球的样子,他跳舞的样子,他用他那充满着磁性的嗓音叫他的名字的样子……他一边呻/吟,一边不自觉地喊着尹柯的名字,硬生生的度过他的第一次发/情。真的太难受了,那种渴望被触摸的感觉让他觉得难堪。从那以后邬童都会随身携带抑制剂,毕竟因为提前发/情而被陌生人标记的新闻太多了,邬童不允许这种事发生在自己身上。至于那个意外,是因为邬童起床起晚了,想着自己之前往书包里放了一支抑制剂,所以没有确认一遍。只是邬童忘了,之前他把书包里备用的唯一一支抑制剂借给了班上的omega同学。

        邬童心心念念的尹柯,在18岁的时候去医院做了检查,被确认为beta。这让邬童失望了一小会儿。如果尹柯是alpha,那他跟身为omega的自己在一起也不会有什么问题,自己或许还能用信息素吸引一下尹柯……现在没门了눈_눈。而且,身为校草的尹柯,即使是beta也是有很多人追求的……alpha,beta,omega都有。邬童感觉全世界的人都在打尹柯的主意。NONONO!尹柯是我的!他们想和尹柯在一起?没门!一条缝都不给!于是乎,他们拜托邬童转交的情书全都被扔进垃圾桶里了,反正他们也不敢来问总是面瘫着脸对他们的高冷尹柯。嘻嘻,我真聪明~

        从学校附近的酒店出来之后邬童就打车回了家,有了alpha的暂时标记,估计暂时不会有太强烈的发/情了。邬童把自己关在房间里,开始胡思乱想。怎么就忘了带抑制剂了呢……昨晚,他好像听到过尹柯的声音……应该是自己听错了吧,邬童啊邬童,你都喜欢他喜欢到幻听了啊。可是自己好像一直在那过程中叫着尹柯的名字……万一尹柯知道了这件事,他会怎么想?他会不会觉得我很随便?他会不会因为这件事而不喜欢我?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好烦啊!

       当邬童的猜测快要到“尹柯会不会和我绝交”的时候,他的手机响了。这独特的电话铃声是尹柯专有的,是尹柯在今年元旦晚会的时候唱的一首歌,名字叫《心跳》。尹柯唱之前还说是要送给一个人的,害的全场的人都骚/动了起来。大家都在猜那个人是谁,但是没有人知道。邬童也问过尹柯,尹柯说还不是时候,到了时候自然就知道了。那什么时候才是时候啊!对于这潜在的未知的最强的情敌,邬童充满了敌意。想起这件事邬童就觉得委屈。那么好的我你都看不上?!如果你看上了我我还至于被别的alpha上了吗?!哼,不接你电话了!耍小孩子脾气的邬童把自己埋在被子里,然后……“邬童,你今天怎么没来上课?”尹柯的声音真的好苏啊……“邬童?”“哦我有一点不舒服所以没去上”,沉浸在尹柯的声音里的邬童猛然清醒过来,“柯,你帮我请个假吧。”“好。”尹柯说完就把电话给挂了,留下邬童一个人纳闷……连拜拜都不说……多说几句话会死啊那么冷淡……

        睡了一个小时后,邬童打开门准备去厨房找点吃的垫垫肚子,免得空腹打抑制剂。走到厨房的时候,邬童被厨房里的一个背影吓到了 。woc那是谁?有点像尹柯诶,唉怎么可能。woc还真的是尹柯?!他来干嘛?难道……尹柯盖好锅盖,端起一碗粥,一转身就看见低着头碎碎念的邬童。等邬童做好心里建设(尹柯是不是要来照顾我啊嘻嘻嘻)抬头的时候,尹柯正倚着冰箱,面无表情地说:“既然你还走下来,那就别像个木头一样傻站着,过来喝粥。”

“你怎么进来的?”邬童嚼着一块瘦肉口齿不清道。尹柯撇了邬童一眼,依然面瘫:“我敲了三次门,没人应门。怕你又像上次那样发烧也不说药也不吃把性命压在不多的免疫力上,就在你家门口外面找备用钥匙,还真让我找到了。放在花盆底下真不是个好主意,我一找就找到了。看到你在睡觉我就下来给你煮碗粥免得你死在我面前。”还是那么毒舌啊,邬童还想说些什么,尹柯就突然冒出一句话:“你的信息素”,尹柯盯着邬童,一脸疑惑“味道怎么变了。”咳咳咳……邬童瞬间就被噎住了“没有啊,你闻错了吧。”邬童强装镇定,低着头默默喝粥,企图避开尹柯的目光。“我问的是'怎么',不是'好像'。”突然变冷的语气让邬童不自觉的害怕,他害怕尹柯误会他。“没有啊……真的是你闻错了吧。”“还硬撑,只可惜领口那么窄的校服也挡不住那红色的印子。”!!!!!邬童立刻起身跑到厕所里,woc!!怪不得的士司机看他的眼神怪怪的……尹柯都看见了……我完了……邬童冲回房间里,刚想关门,一只有力的手却抵住了门。还处在发/情期的邬童没有多大的力气,干脆松手窝在被子里不看尹柯。
       
         “怎么了?”不肯放过邬童的尹柯的声音响起,“害羞了?”邬童难过的不要不要的,索性破罐子破摔:“尹柯你到底想怎样!你难道不知道我喜欢你吗!都被你看见了……你还问我是不是害羞了?!你还留在这里干嘛,你又不喜欢我!”被子里的邬童终于忍不住哭了出来发/情期被不认识的alpha上了,还要被自己喜欢的人发现了,自己喜欢的人还调侃他……正伤心着,邬童觉得身体又热了起来,下一波发/情要到了……尹柯应该走了吧。邬童一把掀开被子,刚好看见尹柯关上门,朝他走来。“尹柯……帮我……拿一下抑制剂……快点……”邬童用自己仅存的意志,反抗着想要和尹柯欢/爱的天性。“不需要了”,尹柯释放出自己的信息素,这味道……看着邬童惊喜的表情,尹柯:“我有更好的抑制剂。”




短暂的几乎可以算没有的番外

        确实是个意外。原本尹柯已经走了,半路发现自己漏了钱包在更衣室才折回去。当尹柯看见在更衣室里发/情了的邬童,他心慌地不得了。邬童居然是omega?!怎么这么大意不打抑制剂!尹柯忍受着kua间的肿/胀,抱起邬童准备去校医室的时候,邬童:“尹柯~”这小子他妈的还诱/惑我。“尹柯~我想/要你,你难道真的一点都没有喜欢我吗?”尹柯一懵,“你说什么?”“我喜欢你啊……尹柯”
         我也喜欢你,在很久以前。

       

沉迷原耽和德哈无法自拔……看来我的坑终究会成为坑……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Karry学长!”
“Karry学长,我……我……我喜欢你!”
……


……
“冷”
辛辛苦苦欺骗了自己那么久,还是看到了不该看到的东西

多可笑。
他根本不需要你了。


Just预告………有空写完再放上来。

初次见面,请多多指教。
冷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