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更多

冷浸一天星

意外与意外

一发完结
千凯ABO预警

出乎意料之外,邬童的发/情/期就来了,汹涌澎湃的,杀他个措手不及。邬童拖着疲惫的身体,艰难地穿上属于自己的衣服。昨晚自己热情地向一个alpha求/欢的情景让邬童不知道要怎么面对正在洗澡的人,实在是令人太难堪了,毕竟是自己主动的……而且……居然连那个alpha的脸都记不清……

只是发生了这次意外,他算不算背叛了一直以来都暗恋着的尹柯?虽然那迟钝的beta不会知道这件事……他甚至都不知道他的兄弟一直暗搓搓地喜欢他……邬童仔细闻了一下自己的味道,虽然有那alpha的味道但不是很浓,应该只是暂时标记了。说实话这alpha的味道有点熟悉啊,让邬童莫名其妙的觉得安心,但邬童一时又想不起来在哪里闻到过。

还是赶紧溜吧……邬童穿好鞋子抓起书吧就往门口冲,快到门口的时候却来了个急刹车。万一……这个alpha不会来找他吧……毕竟发情的时候他在学校……不是邬童自恋,而是即使他对外宣称自己是beta,还是有很多alpha或者是omega来向他告白……万一他来找自己的时候被尹柯看见了,那他不就完了吗……No!绝对不能让这种事发生!写张纸条吧。邬童手忙脚乱地从书包里掏出一张纸和笔,手一抖笔就掉在了地上。就在邬童弯腰捡笔的时候,浴室里传出来地水声停了。woc!!!他要出来了!邬童快速地在纸上写上“就当什么都没有发生过”,字写的歪歪扭扭的也不管了,把纸扔在床上就开门跑了。砰的一声好像生怕浴室里的人不知道一样。

       尹柯是邬童的好朋友,同桌兼捕手。两人很有默契,在高一高二的时候总能带领一群“猪队友”赢得比赛,人称“黄金搭档”。虽然一开始两人互相看不顺眼,但是有着班小松这个活宝在,两人很快就变成了好朋友,“黄金搭档”变成了“黄金三角”。慢慢相处下来,邬童对尹柯生出了一种说不出口的情愫。在赛场上对他打手势的尹柯、在舞台上帅气撩人的尹柯、在生活中成熟稳重的尹柯……这样多面的尹柯让他沉沦。几乎在每晚的梦里,他都被尹柯这样那样的,醒来之后总是起了反应。最让邬童绝望的是,他居然因为那只是一个梦而觉得遗憾……第一次梦到这些让人难以启齿的事的时候,邬童就知道自己完了,喜欢了自己的兄弟就算了,居然还想当下面的那一个??!

        邬童和尹柯都是显性很晚的那一类人,就在邬童十八岁生日的一个星期前,邬童显性了。那天他醒来的时候就觉得身体的感觉怪怪的,他躺在床上,身体十分滚烫。不自觉地蹭着床单呻/吟的时候,他恍然大悟,妈的,他居然是omega……那天是邬童觉得最难熬的一天,他一直以为自己会是beta或者是alpha,所以根本不会在家里备抑制剂。没有抑制剂,他只能生生熬过去。他闭着眼睛,想着尹柯,他接球的样子,他跳舞的样子,他用他那充满着磁性的嗓音叫他的名字的样子……他一边呻/吟,一边不自觉地喊着尹柯的名字,硬生生的度过他的第一次发/情。真的太难受了,那种渴望被触摸的感觉让他觉得难堪。从那以后邬童都会随身携带抑制剂,毕竟因为提前发/情而被陌生人标记的新闻太多了,邬童不允许这种事发生在自己身上。至于那个意外,是因为邬童起床起晚了,想着自己之前往书包里放了一支抑制剂,所以没有确认一遍。只是邬童忘了,之前他把书包里备用的唯一一支抑制剂借给了班上的omega同学。

        邬童心心念念的尹柯,在18岁的时候去医院做了检查,被确认为beta。这让邬童失望了一小会儿。如果尹柯是alpha,那他跟身为omega的自己在一起也不会有什么问题,自己或许还能用信息素吸引一下尹柯……现在没门了눈_눈。而且,身为校草的尹柯,即使是beta也是有很多人追求的……alpha,beta,omega都有。邬童感觉全世界的人都在打尹柯的主意。NONONO!尹柯是我的!他们想和尹柯在一起?没门!一条缝都不给!于是乎,他们拜托邬童转交的情书全都被扔进垃圾桶里了,反正他们也不敢来问总是面瘫着脸对他们的高冷尹柯。嘻嘻,我真聪明~

        从学校附近的酒店出来之后邬童就打车回了家,有了alpha的暂时标记,估计暂时不会有太强烈的发/情了。邬童把自己关在房间里,开始胡思乱想。怎么就忘了带抑制剂了呢……昨晚,他好像听到过尹柯的声音……应该是自己听错了吧,邬童啊邬童,你都喜欢他喜欢到幻听了啊。可是自己好像一直在那过程中叫着尹柯的名字……万一尹柯知道了这件事,他会怎么想?他会不会觉得我很随便?他会不会因为这件事而不喜欢我?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好烦啊!

       当邬童的猜测快要到“尹柯会不会和我绝交”的时候,他的手机响了。这独特的电话铃声是尹柯专有的,是尹柯在今年元旦晚会的时候唱的一首歌,名字叫《心跳》。尹柯唱之前还说是要送给一个人的,害的全场的人都骚/动了起来。大家都在猜那个人是谁,但是没有人知道。邬童也问过尹柯,尹柯说还不是时候,到了时候自然就知道了。那什么时候才是时候啊!对于这潜在的未知的最强的情敌,邬童充满了敌意。想起这件事邬童就觉得委屈。那么好的我你都看不上?!如果你看上了我我还至于被别的alpha上了吗?!哼,不接你电话了!耍小孩子脾气的邬童把自己埋在被子里,然后……“邬童,你今天怎么没来上课?”尹柯的声音真的好苏啊……“邬童?”“哦我有一点不舒服所以没去上”,沉浸在尹柯的声音里的邬童猛然清醒过来,“柯,你帮我请个假吧。”“好。”尹柯说完就把电话给挂了,留下邬童一个人纳闷……连拜拜都不说……多说几句话会死啊那么冷淡……

        睡了一个小时后,邬童打开门准备去厨房找点吃的垫垫肚子,免得空腹打抑制剂。走到厨房的时候,邬童被厨房里的一个背影吓到了 。woc那是谁?有点像尹柯诶,唉怎么可能。woc还真的是尹柯?!他来干嘛?难道……尹柯盖好锅盖,端起一碗粥,一转身就看见低着头碎碎念的邬童。等邬童做好心里建设(尹柯是不是要来照顾我啊嘻嘻嘻)抬头的时候,尹柯正倚着冰箱,面无表情地说:“既然你还走下来,那就别像个木头一样傻站着,过来喝粥。”

“你怎么进来的?”邬童嚼着一块瘦肉口齿不清道。尹柯撇了邬童一眼,依然面瘫:“我敲了三次门,没人应门。怕你又像上次那样发烧也不说药也不吃把性命压在不多的免疫力上,就在你家门口外面找备用钥匙,还真让我找到了。放在花盆底下真不是个好主意,我一找就找到了。看到你在睡觉我就下来给你煮碗粥免得你死在我面前。”还是那么毒舌啊,邬童还想说些什么,尹柯就突然冒出一句话:“你的信息素”,尹柯盯着邬童,一脸疑惑“味道怎么变了。”咳咳咳……邬童瞬间就被噎住了“没有啊,你闻错了吧。”邬童强装镇定,低着头默默喝粥,企图避开尹柯的目光。“我问的是'怎么',不是'好像'。”突然变冷的语气让邬童不自觉的害怕,他害怕尹柯误会他。“没有啊……真的是你闻错了吧。”“还硬撑,只可惜领口那么窄的校服也挡不住那红色的印子。”!!!!!邬童立刻起身跑到厕所里,woc!!怪不得的士司机看他的眼神怪怪的……尹柯都看见了……我完了……邬童冲回房间里,刚想关门,一只有力的手却抵住了门。还处在发/情期的邬童没有多大的力气,干脆松手窝在被子里不看尹柯。
       
         “怎么了?”不肯放过邬童的尹柯的声音响起,“害羞了?”邬童难过的不要不要的,索性破罐子破摔:“尹柯你到底想怎样!你难道不知道我喜欢你吗!都被你看见了……你还问我是不是害羞了?!你还留在这里干嘛,你又不喜欢我!”被子里的邬童终于忍不住哭了出来发/情期被不认识的alpha上了,还要被自己喜欢的人发现了,自己喜欢的人还调侃他……正伤心着,邬童觉得身体又热了起来,下一波发/情要到了……尹柯应该走了吧。邬童一把掀开被子,刚好看见尹柯关上门,朝他走来。“尹柯……帮我……拿一下抑制剂……快点……”邬童用自己仅存的意志,反抗着想要和尹柯欢/爱的天性。“不需要了”,尹柯释放出自己的信息素,这味道……看着邬童惊喜的表情,尹柯:“我有更好的抑制剂。”




短暂的几乎可以算没有的番外

        确实是个意外。原本尹柯已经走了,半路发现自己漏了钱包在更衣室才折回去。当尹柯看见在更衣室里发/情了的邬童,他心慌地不得了。邬童居然是omega?!怎么这么大意不打抑制剂!尹柯忍受着kua间的肿/胀,抱起邬童准备去校医室的时候,邬童:“尹柯~”这小子他妈的还诱/惑我。“尹柯~我想/要你,你难道真的一点都没有喜欢我吗?”尹柯一懵,“你说什么?”“我喜欢你啊……尹柯”
         我也喜欢你,在很久以前。

       

评论(7)
热度(175)
©冷浸一天星 | Powered by LOFTER